往期阅读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吃不饱”的大学生活

  最近闲来无事,拿起手机看微信。弟子们在朋友圈晒出的大学校园照片,勾起了我对自己20多年前大学生活的回忆。

  1994年秋季开学,我成为西北师范大学的一名新生,学习数学教育专业。

  我的大学,很多记忆与温饱有关。不惧路途遥远,每个周末步行去十里店的市场买一斤花生,一路吃回来,等到了宿舍已所剩无几。学校餐厅里一元一条的油炸黄鱼实在诱人,不惜花费“重金”买来解馋,大厨也曾免费赠我一条。大学四年没吃过兰州的白兰瓜,也没尝过草莓、桑葚,倒是领略过芒果的味道,酸奶也没少喝。曾受邀去过河州同学的家里,看到整盘拳头大小的牛骨头肉,不由惊叹人家的伙食如此之好。

  每每忆起当年偷吃室友的油面子、麻花,偷尝云南籍师兄老婆寄来的油炸鱼丸面团,偷拿打工的小卖铺里的日本豆,既好笑又心酸。某次,一位新疆同学拿来的馕被我和同学瓜分。我抢了几块奶疙瘩,啃不动,只好放在墙上的纸袋里,有时拿出来啃啃又放下,真好似“鸡肋”!

  “70后”的我,大学生活曾在温饱线上挣扎。

  大四时,我在宿舍用煤油炉煮了点羊杂碎,引得好几位同学围着锅争先恐后地品尝,完全胜过了现在的火锅。我们曾数人结伴到十里店,专为买碗烩面吃。我们也曾在七里河吃廉价的熟透了的香蕉。有一次到一位本地同学家做客,人家拿出健力宝,我心里那个美啊!扑哧哧的碳酸声、从舌尖上漾开的甜,让我回味了好长时间。

  大学期间,我买过一次茶叶,那是1996年临近暑假,花12元买的一盒龙井,作为回家送给爷爷的礼物。

  时至今日,每每想起我的大学生活,想起那些饥肠辘辘的时光,便不由得心潮难平,甚至热泪盈眶。

  值得欣慰的是,在那段独一无二的青春年华里,就是再苦再累,我也毫不自卑、从未沉沦,我会一整天待在图书馆里,在一本本闪耀着智慧的著作中汲取向上的能量。天气晴好的时候,我也会骑一辆半旧的永久牌自行车,风驰电掣地穿行在兰州的大街小巷,任由阳光照耀我青春的模样。

  雨凡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世界 消费
   第04版:体育
   第05版:社会 文娱
   第06版:致青春·好孩子
   第07版:家春秋
   第08版:副刊
你是否活成更好的自己
“吃不饱”的大学生活
青春的秘密
不愿分享玩具,孩子有错吗?
画画能让孩子的学习更好吗?
帮孩子找回“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