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江湖摔跤人

姚宗瑛 著
  二十六、甄雄的徒弟硬着头皮上场

  没等甄雄答话,华仁杰已将褡裢脱下,手提褡裢领子,手腕一抖,褡裢旋转着飞向甄雄。甄雄伸手去接,太转,脱手掉在了地上。再看华仁杰,拿起自己的衣物,抽身从侧门走出,片刻间没了踪影。

  甄雄没想到这次来了华仁杰,使日本跤手惨败,如何向日本人交代还得费一番心思。他不敢正眼观看台上坐着的日本人,只是招呼他徒弟把山田狮勇搀扶着回到后台。

  这时,法国拳击手鲍法兰迪已经赤裸着上身,手戴拳套,挥臂亮拳,前蹿后跳来到台上。有个法国人向甄雄交代了几句之后,洋洋得意地坐回台侧。这几个西洋鬼子对东洋鬼子的惨败幸灾乐祸。他们想在这个舞台上让中国武林豪杰在他们的重拳之下俯首称臣。

  甄雄又来到台上,再卖他的狗皮膏药:“各位,别看刚才那姓华的小子侥幸赢了几跤,那是因为上村大师不在,他若在场,华仁杰想赢跤,门儿也没有!”说着,他看看走下台去的日本人,赶紧献媚地向日本人背后深鞠一躬。茶客们看了觉得恶心。

  鲍法兰迪不耐烦地朝甄雄挥拳怪叫,要求甄雄快让对手上场和他较量。甄雄见状,立刻派他徒弟登场。

  甄雄的徒弟不少,都是地痞流氓,没有一个练过真玩意儿,他也没有真玩意儿相教。徒弟中也有几个所谓带艺投师的武林败类、跤坛残渣,为找靠山,借甄雄的势力混饭吃。不管怎么说,甄雄会几句洋话,在洋鬼子那儿吃香。这年头连官府都怕洋人,甄雄靠上洋人,地痞靠上甄雄,都是借横。有了靠山,再寻花问柳欺压百姓就无人敢管。

  摔跤凭绊儿,捣拳凭块儿。甄雄的徒弟敢和日本人摔跤,那是因为他们练过几天摔跤,虽然是“花练儿”,但知道挨摔死不了人。拳击,没玩过。瞧鲍法兰迪那块头、那拳头,多凶啊,说不定上去被人家一拳打在脑袋上就会一命归天。但是,甄雄叫上还得上,嘴里还得说两句场面话:“宁叫你打死,不能叫你吓死!”心里却暗自打算:不行就躺下装死,反正不能拿鸡蛋往石头上撞。

  头一个上场的叫许二蛋。他硬着头皮,脱光上衣,戴好拳套,来到台上——没有绳圈的拳击台。

  鲍法兰迪见对手上场了,迎了上去。他左手一晃,跟着一记右勾拳,就见许二蛋咕咚一声,倒在了台上。甄雄立刻猫腰冲着他数数:“一、二……”直数到十,也不见他起身,只好叫人把他搭下台去。

  鲍法兰迪心中纳闷:我只是试探性出拳,不足三分力道,怎么这人就躺在台上昏了过去?来华前同行们都说,中国功夫深不可测,怎么这个“拳击手”如此不堪一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世界 消费
   第04版:体育
   第05版:社会 文娱
   第06版:读者来信
   第07版:天津卫·老悠乐
   第08版:副刊
遗 产
五石散与补脑汁
新版《皇帝的新装》
烟头换油值得推广
另一种“坑爹”
细软跑
豆面香
凄 凉
西江苗寨
●如梦令
江湖摔跤人
郭 论
天生非此
国画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