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遗 产

黄兴蓉
  柳家弯住着陈虎顺一大家子人,媳妇刘桂霞真能生,一年一个,接连生了八儿两女,全家共十二口人。陈虎顺一个农民,养着这么一帮能吃不能干的孩子,不用说吃肉,就连泡菜都供不上。煮一大锅稀饭,你一碗他一碗,就只剩锅底儿了。你一筷子他一筷子,一盆泡菜就没了。过年才煮一回干饭,平时都是稀饭。就是稀饭也要抢着吃,慢了锅里就没了。

  倒霉的是两个最小的女儿,她们抢不过哥哥们,日子长了这俩女娃长得面黄肌瘦的。后来刘桂霞做熟了饭就先给她俩一人舀出一碗。

  多穷,孩子也在长。后来陈虎顺夫妇抽筋扒皮,好赖算是给他们都盖了房,说了媳妇,各自成家单过了。俩小女儿也都有了婆家。可是这八个儿子,越大越不懂得孝顺爹娘。

  刘桂霞过日子十分俭省,虽是妇道,也有心计。她眼见邻居冯四爷五个儿子,个个不孝,两口子老来遭了大罪。她就把娘家陪送的木柜用一把大锁锁上,把钥匙交给老伴陈虎顺说:“我要是早走了,你就把钥匙天天挂在裤腰上。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柜子里装的啥东西。”

  老大和老二老三都问过好几回了:“妈,你柜子里藏的啥宝贝?”刘桂霞说:“藏的是你姥姥给我的值钱玩意,咱家也就是这点家当了。”

  儿子们日子都可以,但没有一个人关心老爹老娘。倒是两个女儿经常回来看看爹娘。八个儿媳各有心思,只要妹子们一回来她们准跟着来公婆家,不是看望老人,是看那锁着的柜子动了没有,怕二老把好东西偷着给了两个妹子。

  二老的日子依然艰苦,八个儿子有的做买卖,有的上班挣工资,他们你攀我我攀你,竟没有一个人主动承担起赡养二老的义务,二老实在心寒了。

  刘桂霞病倒了,她对老头子说:“我活不久了,我走了你千万别把柜子的钥匙拿出来。要不然你连稀饭都喝不上。”刘桂霞去世了,只有两个女儿哭得死去活来。几个儿子儿媳做做样子,也算风风光光把老娘葬了。

  自从刘桂霞走了后,几个儿子忽然变得孝顺起来,因为一柜子财宝有望了,但陈虎顺说:“有好吃的你们给我拿过来,我哪家也不去。”两个女儿可怜孤独的老爹,接连不断给老爹送吃送喝。几个儿媳也都殷勤,陈顺虎在老伴死后,基本没受大罪,一年之后也合眼了。

  八个儿子和儿媳急急忙忙把陈虎顺安葬,把两个妹子送走。都跑回家找柜子的钥匙,看里头究竟装的啥宝贝。打开一看,满满一柜子都是麻布口袋。个个鼓鼓囊囊的。一共十包,各写着他们哥八个和两个妹妹的名字。各人打开,从上层翻到底下,没有别的,全都是他们从小长到大穿坏了的一件件破衣服和破烂不堪的鞋子和袜子。

  那是父母一生为他们付出的辛苦,八个儿子愣了半天,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这是我家乡一件真实的事情。现在那十个兄妹都还健在,最小的妹子也已年过花甲。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世界 消费
   第04版:体育
   第05版:社会 文娱
   第06版:读者来信
   第07版:天津卫·老悠乐
   第08版:副刊
遗 产
五石散与补脑汁
新版《皇帝的新装》
烟头换油值得推广
另一种“坑爹”
细软跑
豆面香
凄 凉
西江苗寨
●如梦令
江湖摔跤人
郭 论
天生非此
国画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