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舍”应为“老金”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龚明德
  在自用的1988年5月上海文艺出版社版修订本《老舍年谱》上,我补充了“接徐志摩来信”一则,还在眉白处写明“史料”出处,为“徐志摩1926年10月13日致张慰慈信中所言‘老舍等近况何似,曾有信去,不见复,见时为问’”,——这是让研究者激动的“史实”:徐志摩曾有书信写给老舍!后来终于见到了这封徐志摩致张慰慈书信的手迹,“老舍”原来是“老金”……

  不仅人名“老金”错了一个关键字,连关键的写信月日也弄错了!徐志摩这封书信正文后面没写年月日,但在书信末尾有一句“今日九月二十七我等满月期也”。这里的“满月期”指徐志摩与陆小曼的蜜月,就是书信中说的“有曼相伴”之一月。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是这年的公历10月3日,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徐志摩和不少当年的人一样,在使用公元纪年的同时,又习惯于用农历计程。不知自何人始,这封徐志摩书信中的“今日九月二十七”被误作“今日九月初七”,再由人据历书换算,把这年阴历“九月初七”置变为“1926年10月13日”,也导致了我在《老舍年谱》上的补充文字错了再错。

  多读一些徐志摩的书信,他的“朋友圈”就会在阅读的过程中自然形成。这一封被各类已行世的徐志摩著述误为1926年10月13日的书信的收信人张慰慈和梦绿,是一对夫妇。书信中提及的“适之”即胡适、“傅孟真”即傅斯年、“在君”即丁文江、被误为“老舍”的“老金”即金岳霖,这个圈子几乎全是欧美留学生,书信中所言及的“尚未见来”的“劳勃生”本身自然就是欧美人士。这个圈子的人,除了欧美留学背景,大多也是具有英美绅士做派的,是新月社和现代评论社活动的热衷参与者。

  近二三十年神话般流传着为追林徽因而“终身未娶”的金岳霖,即被徐志摩书信点明了“曾有信去不见复”的“老金”,以逻辑学家闻名于当时。他这年经赵元任介绍在清华教书,并且与中文名字叫秦丽莲的Lilian Taylor正过着同居的幸福生活。当时的清华校园在北京城外,金岳霖和秦丽莲则住北京城中,足见生活之安宁。徐志摩给“老金”写信,“老金”不回,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书信寄到学校,“老金”上课时才能去拿;二是“老金”忙着同居的小日子,顾不上回。

  而由被误辨成的“老舍”,也实有其人,即《骆驼祥子》的作者,本名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不过,徐志摩写这封书信的1926年,老舍不在北京。老舍虽不是欧美留学出身,但他1924年夏经一位英籍教授推荐往赴英国,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华语教师,课外大量阅读外国文学作品,开始写作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赵子曰》和《二马》,并开始在中国报刊发表。老舍是1930年春才从英国返回,稍后任教于济南的齐鲁大学并担任《齐鲁月刊》编辑。

  也就是说,1926年10月间,老舍不在北京,徐志摩不可能写信给他。不可理解的是,徐志摩这封书信手迹已完整公布过两次,远的二三十年,近的也十多年了,为何专门研究徐志摩的人不去细细多看几眼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旧日书刊之七十二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视点 今晚读者
   第08版:金融专刊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看透薛宝钗的衣食住行
“老舍”应为“老金”
出书与否
吴骞的“拜经楼”
读给爷爷听
司马迁的去向
小书桌
到俄罗斯去追本溯源
一真话论语
篆刻《三字经》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