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透薛宝钗的衣食住行

闫 红
  我从十来岁时开始读《红楼梦》,到现在已经不记得读了多少遍。虽说《红楼梦》是经典是名著,但这世界上的经典名著浩如星海,把那么多时间花在一本书上似乎不值得。

  然而《红楼梦》值得,它能够与我们的人生相互参照,人生进一步,对于《红楼梦》的理解也能进一步。

  比如说王夫人抄检大观园之后,看到宝钗因为避嫌搬了出去,就劝她还搬回来。宝钗说了一通自己需要住到外面的客观原因之后,忽然干涉起荣国府的内政来,说:“今日不但我执意辞去,之外还要劝姨娘:如今该减些的就减些,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据我看,园里的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家当日也是这样冷落不成。”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是建议王夫人关掉大观园,让宝玉黛玉他们回到贾母身边去。少年时候看到这段,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好个薛宝钗,实在太腹黑了,知道大观园不是自己的主场,干脆以退为进,将宝玉黛玉置于长辈的监督之下,还能更加阴险一点吗?

  真正理解这段话,需要到四十岁之后,见过了些兴衰起伏,才知道这段话的宝贵,宝钗其实是冒着冒犯王夫人的风险来谏言的,而王夫人听了之后,确实也有点提不起精神,说:“我也无可回答,只好随你便罢了。”

  两个人的这场谈话,关乎荣国府的转型。到了这时候,荣国府已经是强弩之末,哪儿哪儿都缺钱,四处漏风,焦头烂额,贾母过生日王夫人连几百两银子都拿不出来,王熙凤和林之孝都旁敲侧击地建议过王夫人裁员,但是王夫人无法接受,总认为现在还没有到这个地步,王熙凤他们听了,只得赶紧收住话题,不敢戳王夫人的痛处。

  但是宝钗很清楚,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什么叫“到了这个地步”呢?是穷困潦倒穷途末路?还是隐隐看到颓势,知道回天无力气数将尽?对于薛宝钗来说,明显是后者,在凛冬将至未至时候,还有辗转腾挪的余地,一旦真的陷入绝境,再想觅一线生机就太难。

  所以当宝钗一叶知秋地看出,家里再朝前可能就玩不转了时,她就做好了转型的准备。这种感知,可能要早到她出场之前。

  且看她初出场时的衣着:“蜜合色的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线的坎肩儿,葱黄绫子棉裙:一色儿半新不旧的,看上去不觉得奢华。”

  难道她没有新衣服穿?非也,用她母亲薛姨妈的话说,就是“宝丫头古怪着呢”,她不喜欢花儿朵儿的,也不戴“富贵闲饰”,她乐于照顾的人,也是像邢岫烟这样“荆钗布裙”的好女儿,在衣着上,她有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节制。

  饮食上她也很随意。她过生日,贾母让她点菜,她知道老人喜欢吃甜烂之物,都按照贾母的喜好说了,贾母很开心。很多人觉得宝钗太会拍马屁,但是不是因为宝钗对于饮食也是同样的不上心呢?她有次倒是和探春商量着要吃“油盐炒枸杞芽儿”,这么刁钻的菜,一听就是探春的主意,宝钗未必有那个兴致去麻烦厨房。

  她唯一比较看重的似乎是养生,劝宝玉不要喝冷酒,“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它,岂不受害?”

  开始注重养生的人,已经是人生处于守势的迹象,就像中年人,才会那么眷恋保温杯。

  住这件事就更不用说了。还记得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来到宝钗住的“蘅芜院”,只见其中“雪洞一般,一色的玩器全无。案上止(只)有一个土定瓶,瓶中供着数枝菊,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贾母惊诧这里怎么没有摆设,薛姨妈说,她在家也不弄这些东西。

  还有行,倒不是指她的交通工具,而是她的行为方式。她始终注意资助他人,包括不怎么被重视的邢岫烟和不招人待见的赵姨娘,只因她知道未来的不可知,自己不知道会落到什么地步,只有无差别地对待他人,才有望被人无差别地对待。

  宝钗的所为,是《了凡四训》里这几句话的具体呈现:即命当荣显,常作落寞想;即时当顺利,常作拂逆想;即眼前足食,常作贫窭想;即人相爱敬,常作恐惧想;即家世望重,常作卑下想。

  而她所以这样做,是她不讳疾忌医,敢于面对,知行合一。这一点,她的姨妈王夫人实在比她差了太多,而王夫人最大的错误也正在这里,她因为不敢将头探向深渊,就失去了从深渊里逃生的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视点 今晚读者
   第08版:金融专刊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看透薛宝钗的衣食住行
“老舍”应为“老金”
出书与否
吴骞的“拜经楼”
读给爷爷听
司马迁的去向
小书桌
到俄罗斯去追本溯源
一真话论语
篆刻《三字经》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