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楼梦》里有骚扰

胡 晖
  近年来有些新词儿,我们小时从没听过:什么“性骚扰”、什么“咸猪手”……也是,那时没有无线网络,信息流通不畅,况且谁又会跟孩子讲这个?不过孩子们也隐约有所察觉,在他们的“简明词典”里,这类行为一言以蔽之——“耍流氓”!

  公开的“流氓”并不可怕,怕的是生活中、职场内针对女性、似是而非的“流氓”行为,今天统称“性骚扰”。天下女性苦于“骚扰”久矣,何止于职场,又何限于今日?扒扒历史,真实案例擢发难数,倒不如借助小说来看看——不是说文学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吗?我因而想到了《红楼梦》。

  照柳湘莲的说法,小说中的东西两府“只有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荣国府中的二老爷贾政,始终端着“假正(经)”的架子,倒是不曾留下话把儿;不过他在正妻王夫人之外,还纳有赵、周二妾,也难说心地纯正。大老爷贾赦更甭提,一把年纪,偏偏又看上贾母的大丫环鸳鸯,张口去讨——这种“骚扰”,已是大张旗鼓、堂而皇之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贾赦之子贾琏的“浪漫史”也“够瞧的”,有妻凤姐,有妾平儿,又觊觎寄居贾家的尤氏姐妹,偷娶了尤二姐,还偷腥鲍二家的……宁国府的实际掌权者贾珍更是声名狼藉。他也是有妻有妾的人,还常与两个妻妹厮混。书中暗示,他又跟儿媳秦可卿有染。尽管最终的小说文本把秦氏之死归因于病笃,但据评点者脂砚斋暗示,这一回早先的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与太虚幻境册子里的“美人悬梁”图相互印证。此事令人唏嘘:面对性侵,就是身为贵妇人,也不能幸免!

  至此,贾家爷们儿中的正经人,几乎只剩下一个贾宝玉!然而宝玉就是无辜的吗?在今人的研究评论中,宝玉形象是否被过分拔高,让虚幻的光芒遮蔽了人物的瑕疵?不错,宝玉关爱、同情女性的事例,可以毫不费力地举出一打来。然而换成现代尺度衡量,他难道不也是一身毛病吗?

  首先,宝玉对女性“爱”而不“博”,他只爱未出嫁的姑娘,顶多延伸到平儿、香菱那样的美丽少妇。至于那些“嫁汉”日久的“婆子”们,同样是妇女,他却只觉得“混账”“可杀”!宝玉对姑娘的爱,又是贵公子式的,是居高临下的。以至于他误认为自己的示爱行为到处受欢迎,根本用不着考虑人家是否乐于接受。直到唱戏的龄官因心系贾蔷而冷淡他,拒绝他,他才忽然领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明白姑娘们心中还可以有别人。也正是贾府上下对他的集体溺爱、放纵乃至逢迎,娇惯出他的种种坏毛病。譬如他爱就着女孩儿的洗脸水洗脸,以至于丫环翠缕不无轻蔑地说:“还是这个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至于爱吃女孩儿“嘴上擦的胭脂”,若不看他是个孩子,简直就可直接定性为“性骚扰”“耍流氓”了!可是论起他与袭人的亲密关系,你还能把他当孩子看吗?

  对男主子们的出格性行为,贾府上下总是给予足够的宽容。贾琏出轨被抓,闹得沸沸扬扬,贾母的反应却是轻描淡写,一笑置之:“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宝玉偷吃胭脂,沾在腮上,“目下无尘”的黛玉一边用手帕替他擦拭,一边说:“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王夫人的丫环金钏儿有一回还故意挑逗宝玉:“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在特定时代的特定环境里,没人把这当成“问题”。这也难怪,即便在21世纪的今天,从西方到东方,不是包括受害者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吗?

  这就不能不说说《红楼梦》中的鸳鸯。这个贾母跟前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大丫环,突然迎来了成为“半个主子”的机会;换成“宁坐宝马哭、不骑单车笑”的现代女子,恐怕梦里也要笑出声来。可鸳鸯偏偏死心眼儿,面对贾赦的威逼利诱,她态度决绝,誓死不从!逼急了,她袖了一把剪子向贾母哭诉:“我这一辈子……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抹死了,也不能从命!”

  260年前,中国小说中的一个卑微女奴,为了维护女性尊严,毅然在公开场合给变态主子以迎头痛击,赌上的则是自己的整个人生,包括性命!当全球女性站起来对“性骚扰”说不时,人们别忘了这个可敬的中国女孩儿,尽管是出自一部文学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胡 晖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中国·世界
   第05版:社会
   第06版:消费·服务
   第07版:楼市
   第08版:警法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瓶嘴上的“匠心”
《红楼梦》里有骚扰
惩恶重于扬善论
苗圃里的爱情
年纪大了
瞎 忙
长期经济增长的源泉
放假辽
智 慧
茱 萸
用人标准
情感勒索(17)
鬼 春(22)
极度调查(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