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穆旦怎样学俄语

谷 羽
  今年4月5日,是诗人和诗歌翻译家穆旦(查良铮)诞辰百年纪念日。

  20世纪50年代初,穆旦翻译了普希金的很多诗歌作品,还翻译出版了另一位俄罗斯诗人丘特切夫的哲理抒情诗。有些读者提出疑问:穆旦不是学英语、研究英美文学吗?他翻译普希金作品是不是从英文转译的?他学习过俄语吗?他究竟是怎样学习俄语的?要解答这些疑问,就需要听听当年知情者的说法。

  周珏良先生是穆旦夫人周与良的胞兄,也是穆旦在西南联大的同学。他在《穆旦的诗和译诗》一文中写道:“穆旦诗译得好……他一直是学英国文学的……他的俄文功底也很深,在西南联大时他的启蒙老师是著名的俄文专家刘泽荣先生……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又选读了俄国文学的课程,所以在俄国文学上他也是有专门知识的。”

  其实,穆旦学俄语,比周珏良先生所说的时间还要早,他的俄语启蒙老师,并非刘泽荣,而是曾在清华大学历史系担任教授的俄罗斯人葛邦福。这位教授英文很好,也会说一点儿汉语。1937年,他跟随清华大学一道南迁,由北京到长沙,再由长沙到云南蒙自,以后又从蒙自转到昆明的西南联大。

  南京大学教授赵瑞蕻先生是穆旦在西南联大的校友。他在回忆文章中记述了穆旦在云南蒙自开始学习俄语的情况:“穆旦还开始学习俄文,是跟历史系一位俄国教授葛邦福先生学,学得那么认真,我时常看见穆旦在海关大院一个教室和葛邦福先生坐在一起学习;有时看见他跟老师沿着南湖边走边说话。他俄文的基础是在蒙自打起的,这就是为日后他那么出色地翻译普希金作品等准备了最初良好的条件。有人说穆旦的俄语老师是刘泽荣先生,那是到了昆明以后的事。”

  1946年,穆旦辗转到沈阳,创办东北《新报》,他曾邀请中学同学赵清华(笔名赵照)参与其事。穆旦担任总编,请赵清华做编辑主任。据赵清华先生回忆:“几次与驻扎在东北的苏联盟军联欢,良铮已自如地操着俄语和他们交谈。”(《忆良铮》)能够与俄罗斯人用俄语自由对话,这是穆旦熟练掌握俄语的有力证明。

  1949年8月,穆旦赴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研究方向是英国文学,但他又抽出时间学习俄语。其西南联大同学傅乐淑,此时也在芝大留学,他们都选了俄语选修课。傅乐淑回忆说:“我与穆旦同窗,是在抗战后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我们同选一门课‘Intensive Russian’……我因写博士论文必选此课,每日焦头烂额为俄文所窘。穆旦则潇洒之至。原来他在联大时,曾选过我们最高明的俄文教授刘泽荣先生的课……穆旦选此课温习俄文。每逢作练习时,他常得到俄文教授的美评。那时他正在翻译普希金的诗……在芝大选读这门课的20来个人中,穆旦是班上的冠军。”这一段回忆文字包含了两个重要信息:一是证明了穆旦熟练掌握俄语的水平,不仅受到同学的推崇,而且得到俄语教授的肯定与赞扬。二是透露了穆旦开始翻译普希金诗歌的时间。

  还有一点必须提及,那就是穆旦留学期间还背诵了一本俄汉词典。查先生的夫人周与良教授曾在《怀念良铮》一文中写道:“50年代初,他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深造时,原是主要研究英国文学……又在俄语、俄国文学方面苦下功夫。他在西南联大时……上过著名俄语专家刘泽荣教授的课。但那只是打了一点基础。此时在芝大……他又下决心突击俄语。他采取的一个办法,又是背词典……后来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采取背词典的苦办法,他说是为了充分掌握一种外语的丰富词汇……背词典是可取的学习外语的方法,年轻时下的苦功,为他日后翻译英文、俄语诗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1937年到1952年,十几年间,穆旦一直不间断地在学习俄语,关注俄罗斯文学。正因为他长时期潜心学习俄语,钻研俄罗斯诗歌,才为他选择与翻译普希金的作品奠定了坚实而牢靠的根基。通过穆旦先生的同学、朋友、亲人的回忆文字,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查先生翻译普希金诗歌,并非依据英文转译,他的俄文很好,是依据俄语原著进行翻译的。不过,他在翻译过程中参考了英语译本,并且还参考了德语译本,因此他所翻译的普希金抒情诗、普希金长诗和《欧根·奥涅金》才那样形神兼备、精彩动人,受到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好评。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中国·世界
   第05版:社会·警法
   第06版:消费
   第07版:文娱·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体育
   第11版:健康
   第12版:副刊读吧
穆旦怎样学俄语
赤条条饮酒无牵挂
钱是否很重要
春天,请走得慢些
以死而娱
菩提细语
优雅的教养
舟山与观音
打扰了
人脸识别
人间写意·重量
美与丑
问题男人
三磅宇宙与神奇心智
历史推着北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