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枯死的桃树

李新宇
  从我的住处到高铁车站,本来有段绿化极好的路。它的面貌现在变了,据说是为了更漂亮,但那些新栽的树却还没长出枝叶,所以至少目前,我无法领略它的漂亮。而几年前的那个绿化带,我不仅领略过它的美丽,而且记忆深刻:最后面是墨绿的槐树,槐树前面是金灿灿的黄叶榆树,最前面是两行碧桃。碧桃有大红和桃红两种,而且间种。桃花盛开的季节走过那段路,脚步会不自觉地慢下来,甚至会有人停下来拍照。

  在我过去的知识中,结果的桃树,花只有五瓣,没有复瓣的;其颜色单一,都是桃红而没有大红的。复瓣且大红的桃花当然见过,但那是在公园或校园,而不是在果园——因为它有漂亮的花,却不结果。所以,我们把它称作花碧桃。然而,那段路上的碧桃却让我开了眼界:它是复瓣的,有大红和桃红两种,极为艳丽,且结有累累的果实。遗憾的是它只存在了三年。至于原因,大概人人皆知:当下不仅大兴土木,而且各地都在大搞绿化。政府有钱了,出手就很大方,路边刚栽的树,树冠还没长齐,就又刨掉换新树种,所以绿化带日新月异,不停地旧貌变新颜。据说,那对许多人都有好处。

  不过,我之所以想起这事,并不是认为绿化带的设计今不如昔,也不是对碧桃情有独钟,而是因为那些桃树在其生命的最后给我的感动。

  因为在靠近铁路的芦苇塘边开了一小片荒地,所以我每天早晨都从那段路上经过。那个初夏似乎有点旱,而主管部门似乎那时已决定更新绿化带,所以不再有人给那些树浇水。我的感觉有点迟钝,所以是突然有一天才发现桃树已经枯萎。仔细观察,凡是树上挂满果实的,叶子都已干枯;凡是没有果实的,叶子仍然碧绿。更让我惊奇的是,那些枯萎的树上,叶子几乎干透了,果实却依然丰盈。当然,一天天过去,仍然没有下雨,仍然没人来浇水。那些密集的、个头儿较小的果实开始干瘪,但仍有一部分并不变样。到了桃子成熟的季节——根据我的照片拍照时间显示,是8月上旬——那些枯萎的树上,叶子已全部干枯,但桃子却成熟了!至少是半个多月没有叶子,桃子竟照样成熟!

  摘几个品尝,竟然特别香甜。而且,它的核是坚硬的,种子是饱满的。而在果子成熟之后,树就真正死掉了,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它也没有长出叶子。

  好像在什么书上看到过,因为生存环境不良,一些动物不生崽;因为水分和养料的不足,一些植物不结果;而且,种地的经验告诉我,有时因忙碌和疏忽没有浇水,已经开花坐果的南瓜也会“消化”掉。然而,这些桃树却不是这样——它不是为了树的生存而牺牲果实,而是为了果实而牺牲树。

  那些树的生命结束了,却以最后的力量供养了果实,那些果实可以种出大片桃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中国·世界
   第04版:服务·消费
   第05版: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健康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青春
   第11版:孩子
   第12版:网眼
话说导航
自我启蒙
玫瑰花蕾
人生如“佛”
朋友美美
寓言新画(83)
大无畏
枯死的桃树
吹泡泡
合适
叶燮的文品
我还算什么××
会诊
启事
鬼市(八十五)
当图书进入战争(五)
疯狂人类进化史(二十八)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