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砸了一桩买卖

李新宇
  近几年喜欢木头。

  不仅把家中的沙发之类统统扔掉换成木头桌椅,把本来的书桌、餐桌等也都换成好木头的,而且沉醉于搜寻整理木头标本: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缅甸黄花梨、小叶紫檀、大叶紫檀、黑酸枝、红酸枝、乌木、条纹乌木……以至近年从非洲进口的不在五属八类三十三种之内的紫光檀、血檀等,不同品类都磨出一小块,做成标本或制作一个手把件,无事就反复把玩。人到了没理想没追求的时候,大概就会这样过。我因此而很理解中国传统文人为什么大多玩物丧志,把生命消磨在这些东西和书法、诗词之中。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喜欢木头,就有了一些玩木头的朋友。

  一天,一个朋友发微信给我:李老师,有时间吗?我想到您那里去。我既不是日理万机的官员,又不是忙于接待记者的时尚代表,怎么会没时间?再说,来找我做事也许会没有时间,但找我玩,肯定是有时间的。朋友来了才知道,原来他淘到一件好东西。我问什么东西,他说是一张桌子:“旧的,不是清末就是民初。”我问什么料,多少钱,他说:“小叶紫檀,桌面有伤,所以便宜,150万元就可以买下来。”他找我,是希望我去帮他看看,以免输了眼色。于是不再喝茶,跟他一起去看桌子。

  真是一张好桌子!同样是紫檀,其实木头成色差距还是很大的。再加上选料、用料和做工,都极为考究,让人怀疑它不像是民间的东西,主人至少是官宦人家吧?遗憾的是,桌面上有一个明显的伤,修补过了,但很明显,一指多宽二指多长的三角疤痕,是利刃所留。以紫檀的硬度,那需要很重的刀和很大的力气。

  于是我问:桌子是哪来的?您是经营旧家具吗?主人回答说:不是。是我自家的,什么时候买的,父亲不记得,父亲说爷爷也不记得。他的爷爷是1949年去世的,当时59岁。他爷爷都不记得,这桌子当然就不是民初的,至少是清末的物件。主人又说:本来失掉了,是他父亲又买回的。听到这话,我更有些好奇,于是知道了这桌子的故事:1949年,这张桌子与两张架子床和几个柜一起分给了村里的贫农。到了1960年的初春,全村人都吃树皮的时候,这张桌子的新主人把它拉到了集上,所以它的旧主人的儿子——也就是现代主人的父亲,把它买了回来。我问那时花了多少钱,他说:“几十块钱吧?我不是很清楚,父亲说当时能买八斤地瓜干,因为那家人卖了桌子,马上去买了地瓜干,买了八斤,是父亲看着他买的。”他接着叹了口气说:“八斤地瓜干,没救得了他的命,还是饿死了。他的老婆也带着孩子改嫁去了沧州。”他还告诉我,父亲把它买回之后,并没有摆在正屋里,而是一直翻放在灶屋里,与柴草在一起,一放就是几十年,后来他做生意有钱了,重新收拾家,才把桌子摆了出来。说着这些,我发现他的眼里几次充满泪水。

  听完他的故事,我完全忘了拉我去看桌子的朋友,立即问道:“您现在急需这笔钱吗?如果能借一借,朋友们凑一凑就过去的话,看在你父亲把它买回来的分上,不要卖了。”望着他十多岁的孙子,我又说:“留着吧,是个纪念。”

  主人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一桩买卖就这样被我砸了。我觉得对不起请我帮忙的朋友,但我真觉得这桌子不该卖。

  尽管非常好奇,我终于不忍心再问那桌子上的伤疤。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李新宇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新闻
   第05版: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广告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天津卫·乐活
   第11版:家事
   第12版:读者来信
砸了一桩买卖
刺 青
真正的快乐
“删诗如杀贼”
贪小便宜
万紫千红(国画)
雨后彩虹
选择性××
如何变美
雨 水
高校科研乱象
追逐海明威
海光晨钟(30)
北 鸢(16)
历史的张力(06)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