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三国际纪念碑

王 鹤
  有些建筑落成已久却湮没无闻,有些建筑从未落成却名满天下。1919年设计的“第三国际纪念碑”就是后者的代表,尽管由于观念过于前卫和技术资金的问题而流于模型,但毫不妨碍人们将它视为构成主义响亮的初啼。

  20世纪初正是西欧艺术界风起云涌的时代,大师毕加索开创了革命性的立体主义后,又在探索一种以天然材料或制成品组合而成的、脱离开具体形象进而完全抽象的创作方式,并创作了最早的金属拼接雕塑“吉他”。就在涉猎广泛的毕加索转而去探索新方向时,他设在巴黎的工作室迎来了一位年轻的俄罗斯客人。交谈中,年轻人希望毕加索能接纳自己为助手。毕加索没有领会这一暗示,但大师正在进行的前瞻性工作深深打动了年轻人。回国后,他以极大的热忱用木料、金属、纸、碎玻璃、石膏等各种材料创作了世界雕塑史上第一批完全抽象的构成作品。弗拉季米尔·塔特林,这位与毕加索擦肩而过的俄罗斯青年,就此成为构成主义的创始人,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几年后,“十月革命”爆发,苏维埃政权成立,造型艺术协会负责人塔特林于1919年初领受了纪念“十月革命”的纪念碑设计任务。塔特林摒弃了惯用的传统人像纪念碑,用一个螺旋升至四百米高空的钢质骨架包裹着一个略倾斜的塔心,沿轴线从下到上分别是一个玻璃立方体、玻璃圆锥和玻璃圆筒,内部可以举行各种会议。它们分别进行着一天一次、一月一次、一年一次的旋转,通过运动体现活力。1920年底,塔特林决定将纪念碑转献给1919年刚成立的第三国际,并正式命名为“第三国际纪念碑”,完工的六米高模型在莫斯科长期展出。

  但多重因素制约了作品的放大施工。首先是因为设计尺度空前巨大,而当时的苏联经济还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恢复过来,在窘迫的经济条件下,像第三国际纪念碑这样耗资高昂的设计方案自然难以实现。

  尽管“第三国际纪念碑”从未真正落成,却因为在观念上的突破性贡献被人们口口相传,甚至将模型、概念和足尺雕塑混淆,就好像它是一件真正的作品一样。这一宏伟构思向世界宣告了全新构成理念的成熟,验证了时间、空间、动能在一件雕塑上结合的可能性。

  星期文库

  世界名筑之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王 鹤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世界
   第04版:楼市
   第05版:社会·消费
   第06版:奥运会特刊
   第07版:奥运会特刊
   第08版:天地和
   第09版:文化
   第10版:中国·娱乐
   第11版:楼市
   第12版:服务·警法
   第13版:副刊
   第14版:生活·数码
   第15版:健康
   第16版:副刊读吧
习惯大于血缘
看“小人物”忆铁志
贪官的悲哀
秋之韵
碧池金银铜
奥运健儿的眼泪
衣橱血拼
独轮车
第三国际纪念碑
练 达
先父张伯苓先生
鱼羊野史·6
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