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外续谭 王六儿 2019年07月26日  刘心武

  韩道国一家的故事,贯穿《金瓶梅》一书,在书中各个家庭中,这家人的故事怪异处最多,我之前写过《奇怪的韩道国一家》,这里单补充王六儿的一些情况。

  王六儿生于一个多子女家庭,她排行第六,有一个哥哥被称为王屠。书里写到,西门庆支使韩道国和家中男仆来保一起外出贩运,韩道国和来保沿运河押运船只归来,对面船只上有熟人跟他们喊话,告诉他们西门庆已经死了。当时来保没听见,韩道国听真了,归家后见到王六儿,打算贪下一半卖货的银子,另一半还是给西门庆遗孀吴月娘送去。王六儿却嘲笑丈夫蠢笨,设计出贪下全部银两的计划,趁夜去往东京,之前他们女儿韩爱姐被西门庆以干女儿的名分,送往东京权臣蔡京府大管家翟谦那里为妾,到东京就投靠到翟谦宅爱姐那里。王六儿两口子的贪婪固然可鄙,那翟谦听到西门庆死去,不但对其遗孀吴月娘毫无怜恤,还致信向吴月娘讨要会弹唱的丫头,真是趁火打劫。《金瓶梅》写人性之恶,毫无保留,字字见血,令人心悸。

  跟韩道国一起去贩货的来保,在韩王两口子逃遁后,也瞒天过海,贪下银子和余货,但不使吴月娘察觉。来保媳妇慧祥,在西门府一向在厨房干活儿,贪了吴月娘银子以后,买下鲜丽衣裳、高档首饰,在府里绝不显露,但外出做客,就全副武装,招摇过市。书里写来保慧祥有个儿子僧宝儿,已经成年,需要找媳妇,结果看上了王六儿娘家的一个姑娘,应该是王六儿的一个小妹妹,由此推算,王六儿绝非家中最小一个,之下还有弟妹,有的妹妹年纪可能比韩爱姐还小,否则慧祥不会跑去王六儿娘家扳亲家。这些笔墨也都不稀奇,稀奇的是,书里交代,王六儿的母亲叫王母猪,这并不是她的绰号,也不是邻里亲友对其的蔑称,似乎就是她的正式名字,慧祥衣裳光鲜地去王母猪家做客,不觉跌份儿,抢着认亲家。王母猪!这是怎样的名字,没有生活依据作家是写不出来的。可见关于韩道国、王六儿、韩爱姐、韩二这一家子的故事,兰陵笑笑生是有原型素材的,全凭想象去虚构,是不可能如此怪异而真实、独特而活跳的。

  王六儿的情感生活是紊乱的。她被西门庆霸占,西门庆对她实施“虐恋”,她不抗拒,甚至似乎还很享受。韩道国被西门庆支使外出办事,归来后她把西门庆对她的占有和盘托出,两口子只把这事当成一桩生意来做,王六儿没有耻感,韩道国没有嫉恨,晚上两口子亲热,依然轰轰烈烈。王六儿第一次出场,是和韩道国兄弟韩二通奸,被捉奸捉双,绑在一起游街,引众人围观,后来被西门庆解救,西门庆霸占她以后,韩二还曾来找她,袖子里露出一根小肠子,想跟她喝酒吃肠鸳梦重温,被她操起棒槌打撵出去。但她和韩道国贪银遁走,却又找来韩二帮他们看家。翟谦随主子倒台,她和丈夫女儿逃回清河,发现韩二已把宅子卖掉不知何往,这才流落到临清谢家大酒楼,她成为一个暗娼,并和湖州来的何官人保持了比较牢固的关系。何官人要带她回老家湖州,问韩道国要不要一起去,韩道国竟感激地说:“可是好哩!”湖州何官人、韩道国相继死去,韩二和爱姐在北宋国破家亡后寻觅到南宋湖州,最终王六儿又嫁给韩二,苟且余生。

  王六儿的生存轨迹,使我们看到明代晚期儒家伦理已是礼崩乐坏,底层的此类小人物,在金钱与肉欲的支配下,丧失了人格底线,一切只为了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