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 亲 2019年06月18日  王传林

  八、给宋家父女留下好印象

  乐佛堂说是药店,其实没有铺面房,只是在南市燕乐后妓院林立的一个小院儿有个作坊,专门制作春药。当刘雨欣知道自己进了专卖春药的作坊时,大吃一惊,抬腿要走。

  可是为了生存,只好暂时住下。

  乐佛堂的东家正是廉仲山,只是他不露面光出资,雇了一个本家给他当掌柜的。

  掌柜的对刘雨欣说:“你啊,别在这吃闲饭,上街吹号卖药去吧!”那年头,天津卫这种“创牌子”推销队不少,一般都是四五个人,领头的拿着传单走在前头,逢人便给一张;其后是雇来的号手,边走边吹奏乐曲;再后面就是洋车拉着货物,一边一个伙计,专管卖货收钱。不过,“创牌子”推销队大部分都是卖香粉、香水、雪花膏、中成药的。吹吹打打走大街上公开卖春药的这是头一份。刘雨欣干这种没出息的事儿,也是暂时没辙。

  刘雨欣见宋鸿玖先生不但没怪罪他,反而十分器重他,十分感激。一抬头,他又与貌似天仙的宋媛媛目光相遇,忙给媛媛深鞠了一躬说道:“宋小姐,我们太失礼了!请小姐海涵!”

  “不是你的错。”媛媛笑着搭话,“只是你年纪轻轻的,卖这种东西,不大好吧。”

  刘雨欣有些不好意思,说: “不瞒小姐,我这也是不得已,一言难尽呀,容我到府上拜见令尊时再说吧!就此告辞了!”

  宋鸿玖带着女儿往西南方向走,父女俩说着话,走到一栋小楼的时候,宋鸿玖对女儿说:“媛媛,你看,那是艳美楼,里面摆设阔气得很啊,是专门为买卖人开的妓馆。听说,你们许家在天津各号的总经理陈鉴侯就是这儿的常客。”

  “爸!”媛媛噘起嘴,说,“不是我们许家,是他们许家!”宋媛媛当初可以说是被“骗”嫁给了许家的大少爷,可是,丈夫从新婚那天起就没有理过她,直到后来,与心爱的人双双殉情。而许家却为殉情的一对年轻人办了“阴婚”,这件事成了媛媛心中最大的痛。到现在,她也觉得,自己是和一个“鬼”成了亲,她心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许家人。

  爷儿俩来到艳美楼门前,就见对面有个卖水果茶叶的摊子,还挂着“万记茶铺”的幌子,掌柜的是个女人,媛媛认出来了,原来是万兴元的情妇何徐氏。

  在小茶桌儿前,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正在喝茶。边喝边对女掌柜的说:“哎,我说内掌柜的,你那个当家的真不愧是万盛祥茶店的经理,您看人家拼配出来的大叶花茶,就是地道!”

  “张老纤儿,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何徐氏瞪了那老头儿一眼,“谁是万盛祥茶店经理的内掌柜的?您没听说呀?头一碗叫品茶,第二碗叫解渴,第三碗叫饮驴!您这都喝第几碗了?”